服务热线:0574-87911230

最好的孝敬,是带父母跟上这个时代

发布时间:2019-04-26 08:49 浏览次数:239354

  到广州的第二天,妈走进我的房间,歪着头像在找什么。   “宾馆没有鞋,昨晚洗脚好麻烦。 ”  抱歉,老妈,忘提醒了。

订的房里面是一大二小的套房。

我把她带到中间,拉开衣柜门,里面塑料和一次性两种鞋,出现在眼前。   妈说,噢!可以想象,昨晚他们洗脚的狼狈。   陪二老出行珠三角,在每一个城市,都订的两间房,他们一间,我一间。   离开珠海,退房时,妈在我房间看到热水壶的线拉长,恍然大悟:  “原来,壶下面还绕着线,我不知道,插电烧水很不方便。 ”  ——阿弥陀佛,还真没想到,他们被这件事难住了。

  白天开车出去转,晚上我在研究第二天路线,或者会同学,总是一再忘记提醒他们,如何使用宾馆里的东西。

  在深圳,早起后我去他们的房间,妈好笑地指着敞口的瓷质洗脸盆:  “你爸昨晚坐到上面,当洗脚盆了……”  坐在外面的爸,有点不好意思。 我大惊失色,爸本来身体不好,不知他是怎么坐上去的,万一摔下来怎么办?  不会按压墙壁上瓶装的沐浴露,不会调节浴室水龙头的冲水高度,不会按升降电梯按钮……  二老沿途,还出现了不少看起来很幼稚的界别囧事。   在登临深圳平安金融厦前,先要乘坐扶梯下到底层,身后的父亲差点踏空摔倒,我赶紧回身护住,牵手的母亲,也趔趄了一把,幸好!  我一再“健忘”给父母普及住宾馆的“ABC”,不是自己忙,或许是潜意识想当然认为,使用宾馆这些东西是最简单不过的事。

  很想让父母融入城市,多接触一些新鲜事。

  此行一个遗憾,是没能够陪二老体验地铁。

爸的体力不济是一个因素。

我到深圳南山地铁站特意去体验了一下,感觉人太多,怕二老被挤出毛病。

  其实,使用宾馆设施所需能力,不及精耕细作的万分之一。

爸妈都曾是心灵手巧、聪明优秀的农民。   从宾馆的设施,到商场购物自助缴费;从精确导航的电子地图,到提前预订下单的订房软件,沿途很多事物对父母来说,都如刘姥姥进大观园。   可是,外部世界与父母的距离,远远大于大观园之于刘姥姥。

  城市发展太快,时代发展太快!父母在乡村的生活方式,基本还是数千年来的农业社会,而在城里的宾馆已经是工业社会、信息社会的集成。   因此,当老农来到城市,注定是一场现实版的“穿越”了。   我们乡下的父母,离外面的世界有多远?知否,知否?当我们纵横四海时,可否停下节奏,把他们带到外面,看一眼外面的世界?  2005年的一个早晨,在张家界流淌着轻音乐的酒店自助餐大厅里,我曾经羡慕地看着一群群韩国来的游客,他们大多一看就是农村来的老人。

我国的农村老人,何时也能够成群结队到国外去旅游呢?  好友四龙2008年时也是自己一个人陪着母亲、舅舅、姨妈3个70岁以上的老人去了北京,现在老人家都还健在。

  “北京之旅成为他们一生最值得炫耀的谈资。 ”  “在我们的生命中,其实这种陪伴是很少的。 我们为了生计,有时候倒有很多无意义的陪伴。 ”  从事金融行业的他动了心思:  “我当时想设计一个旅游的金融产品,由年轻人申请给长辈做一份礼物,几千块钱的一个贷款,可以让父母长辈实现出游的梦想,到首都或海边,或者坐飞机去一次张家界,或者出国游玩一次……”  天底之下,还有多少农民从未住过宾馆?愿得苍生俱饱暖,突生一念,如果有能力,此生愿请所有的他们住一次宾馆。

  告别珠三角的城市,回到乡下的窝,妈如鱼得水,做的第一件事,是从亲戚处接回帮她照看的17只鸡。   爸慢慢走进房子,自言自语:  “还是在家里自由一些。 ”  从车上卸东西的我,听着有点乐。